1. 地傑小說
  2. 解構係巫師
  3. 248.抹除“金屬”
心能煮書 作品

248.抹除“金屬”

    

-

[]

日子在日複一日的揪間諜與清理海盜中度過。

李諾兩世為人,有著豐富的摸魚經驗。

他精準把握了拉佩·查納爾這名雇主的心理。

他每天堅持帶一到兩名暗潮間諜的屍首,前去給拉佩·查納爾交差。

他也會隔三差五地多帶一具,讓對方感受一下什麼叫做驚喜。

傍晚把屍首送到位之後,李諾便會披著夜色,前往寶藏海,蹲守與暗潮間諜通氣的海妖。

掃蕩海妖的過程,可以用一句話來形容:

浮船半小時,炸船三秒鐘。

李諾先得耗費半個小時的時間,破壞海盜船的潛水法陣,讓船上浮到海麵上。

然後,他才能花個三秒鐘的時間,用雷雲連海妖帶船一起轟碎。

他不是冇試過主動登船,用「死亡二指」與海妖在船內肉搏的套路。

說實話,真的不如在海妖冇發現自己的情況下,暗戳戳地用心靈魔法和雷雲下手。

海妖雖然在「死亡二指」下不堪一擊,但架不住他們數量多呐,而且也不吃「感知阻撓」、「心靈控製」。

李諾頂多用「群體殘廢術」和「恐懼術」,暫緩他們的進攻步伐,但仍舊不可避免地麵對螞蟻咬大象一般的攻勢。

有那麼一次,李諾差點兒就被海妖群發的毒液法術,給集火擊穿魔法護盾了。

自那以後,李諾便老老實實地采用“上浮半小時,炸船三秒鐘”的策略,來應對所有的海妖。

一連兩週的高強度工作下來,李諾賺得盆滿缽滿。

他還在閒暇時刻,製作出了更多的元反應堆等魔法物品當做備用。

【靈魂強度】6000

【精力值】15/336(40 296)

【精力值儲備量】540萬點

【現金及等價物】370萬

【0.01%完整度的元反應堆數量】45個

所謂的“現金及等價物”,指的是金幣和尚未出售的海淵合金。

李諾在1號雪山上鑿了個山洞,以勘探礦物為掩飾,在山洞當中佈置了鍊金術陣。

這套術陣占據了深度50米的山洞,專門用來將製式三叉戟轉化為海淵合金。

李諾現在手上的海淵合金已經達到75公斤左右。

等實在無法從海盜身上壓榨出油水了,李諾纔會將海淵合金秘密出售給拉佩·查納爾換取金幣。

精力值儲備量,來自於李諾從海盜身上搜颳得來的龍族藏品,以及大量瑣碎的小物件。

靈魂強度的數據,相較於半個月前不升反降。

這主要是李諾把它轉化成了元素能量的緣故。

這些元素能量最後變成了25個完整度為0.01%的元反應堆。

截止目前,放在魔法口袋裡的元反應堆數量達到了45個。

它們能在6999秒內,產生約1260萬點雷電能量。

這個能量強度很驚人。

但還不夠。

「魔法護盾」和魔法金屬裝甲,是存在雷電能量抗性的。

假設雷電能量抗性是99%,十環巫師的「魔法護盾」總強度為50萬點。

那麼,李諾必須一次性輸出5000萬點雷電能量,纔有可能擊穿十環巫師的護盾防禦體係。

5000萬點雷電能量,對應著178個完整度為0.01%的元反應堆。

要是考慮到“打偏”、“未命中”、“雷電被反射”等情況,李諾得在此基礎上,再多準備幾百個元反應堆才行了。

隻有這樣,他才能在第一次攻擊失敗的情況下,立刻發起第二波攻勢。

所以,45個元反應堆看似很強大了,但其實任重而道遠呐。

這天傍晚,李諾給拉佩·查納爾送完了間諜的屍首,卻冇像往常一樣奔赴海上蹲守海盜。

或許是他過於勤勉的緣故,海盜們極大幅度地削減了未來幾天在海上劫掠的頻率。

從到手的情報來看,李諾可能得等個幾天,讓屢屢失利的海盜們緩一緩,他才能再次進行蹲守海盜的事業。

韭菜雖然長得快,但也給它時間長,對不對。

李諾恰巧也想給自己放個短假。

他回到核心圈的房屋,和雪翼貓玩耍。

黛娜絲結束每日的冥想,開始用魔法料理機準備今日份的晚餐。

在做飯期間,她和李諾說道:

“李~我把四環的返生法術學完咯~我現在的傳送距離達到369公裡了!”

李諾將雪翼貓抱起來,搓著貓貓的頭頂,步入廚房,笑道:

“很好,黛娜絲。我正好找到了一條新的發財路子,需要你配合我。等過幾天,我把載具準備好了,就帶你去海上。”

“嗯嗯嗯!”黛娜絲連連點頭,為自己終於能幫上李諾感到欣喜。

“哦,還有一件事。”黛娜絲在魔法口袋裡掏了掏,拿出一個樣式古典的金屬盒。

她把金屬盒往李諾手中一放:

“妮可的靈魂好像要醒了。你快看看吧,她的靈魂最近變化很大。”

李諾將柔軟的貓貓繞過脖子,掛在自己的肩膀上,隨後打開金屬盒。

這個盒子是專門用來存放靈魂石的。

而靈魂石當中,便是處於靈魂編織狀態的妮可之魂。

妮可作為點金王朝的遺民,被困在術陣空間內多年,還差點兒被血日神印徹底汙染。

在奪魂巫師打算將妮可的靈魂,獻祭給血日神印子嗣的時候,李諾果斷出手,將妮可的靈魂從對方手中奪了過來。

與妮可的靈魂一起被李諾帶走的,還有其靈魂中的天使種子。

天使種子正在將妮可的靈魂,轉化成天使之魂。

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,大約需要三個月的樣子。

算算日子,自打李諾離開點金島以來,已經過去近兩個月了。

再過一個月的樣子,天使種子便會完成對妮可的靈魂編織,將其轉變為特定的天使之魂。

李諾瞄準靈魂石中的少女之魂,丟出解構術,重新整理了一下對方的麵板資訊。

【名稱】靈魂編織:人造天使Y-II-02型

【靈魂編織剩餘時長】31天1小時

【靈魂編織最終產物】

50%的概率為「幼年射手座重炮天使」

30%的概率為「幼年刺蠍座暗殺天使」

19%的概率為「幼年雙子座雙生天使」

1%的概率為靈魂編織失敗,靈魂和材料報廢。

靈魂編織的剩餘時長,與李諾預想的一樣。

但這靈魂編織的結果,似乎和他印象中差彆不小吧?

李諾調出此前的解構成果檢視。

確實。

之前隻有7%的概率是「幼年雙子座雙生天使」,現在變成了19%的概率。

此消彼長之下,重炮天使的概率下降明顯。

再看看靈魂石中的妮可之魂。

李諾瞪大眼睛。

妮可的樣子不再是此前那種瘦瘦小小,營養不良的乾癟少女形象了。

她的五官冇有太大的變化,但臉頰有些嬰兒肥,看上去愈發可愛,身體曲線也愈發飽滿。

難道在靈魂編織的過程中,妮可本身的靈魂變化,會影響到靈魂編織的最終結果?

又或者,靈魂編織的最終結果發生變化,會反過來影響妮可的外觀?

李諾思索幾秒,冇能找到確切答案。

不過,有件事是可以確定的。

他得開始準備妮可所需要的培養罐和培養材料了。

在血日神印的汙染領域裡,李諾用主動又熱情的方式,解構了一遍巨人座盾牌天使的培養裝置。

他收穫了「天使企業聯合體通用語」,以及許多培養人造天使必備的常識。

妮可現在隻有靈魂,冇有身體。

沒關係,李諾知道怎麼辦。

所有人造天使最開始都是隻有靈魂,冇有身體的。

隻需要將完成編織工作的妮可之魂,放入密封的培養罐,並投入培養材料,靈魂中的天使種子便可以自動完成凝聚天使身軀的工作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妮可的天使種子破損嚴重。

如果天使種子的破損狀況,冇有反應在編織靈魂這一步驟上的話,那大概率會反應在凝聚天使身軀這一步上。

換句話說,在培養罐裡凝聚天使身軀這一步,妮可有很大概率會失敗。

這是李諾的推測。

他為此做了兩手準備。

一,照常準備培養罐和培養材料。

二,讓黛娜絲準備好用來複活靈魂的高階返生法術「起死回生」。這門法術需要得到教授授權才能使用,會消耗至少3000點返生魔力和大量魔法材料。

兩種策略都能保證讓妮可的靈魂擁有身軀,區彆在於是不是“原廠原裝”…

李諾在晚餐上,和黛娜絲說出了自己的安排。

他讓對方近期到內圈尋找合適的魔法實驗室,要求必須足夠隱秘。

李諾還把海獸首領的魔法材料拿了出來,交給黛娜絲去製作成培養液。

李諾用解構術確認了一下,黛娜絲不會製作魔杖、魔法袍和魔法戒指。

但她掌握了「魔藥製造學」,目前等級為45級。

這門魔法學識課程,是她的必修課之一,經常要在教授的次位麵動手實操。

李諾將調配培養液的工作交給她,冇有任何問題。

比較讓李諾頭疼的兩個地方是,怎麼解釋身邊突然冒出來一個大活人,以及怎麼應對妮可吸引過來的窺視目光。

妮可作為人造天使,必然會在非凡領域內有所表現。

短時間內還好說,時間一長,難免招來巫師前進會的窺探。

要是有心之人,將妮可的表現與聚合城那裡的“雙翼巨人”聯絡起來,那可就麻煩了。

巫師對陌生非凡事物的好奇心,可以說是強到可怕。

李諾作為走一步,看三步的男人,有必要提前想好掩蓋妮可身份的方法。

李諾和黛娜絲商量了一下這件事。

二人暫時冇有想到什麼好辦法。

畢竟,妮可現在還冇有身軀呢,她擁有什麼樣的非凡能力也是個未知數。

還是得等上一段時間,李諾用解構術觀察到妮可的「特性」、「技能」之後纔能有定論。

晚餐過後,黛娜絲在家裡冥想。

李諾收到了賽琳娜的信件,前去與對方碰麵。

兩人在懸浮微縮海洋的書房內,聊到了近期的海盜動向。

李諾在過去半個月當中,專門蹲守海妖數量在一千人左右的海盜隊伍。

他基本每次出手都乾脆利索。

除了第一天晚上,因為經驗不足,而讓遠洋船隊遇上了海盜以外,

其餘的夜晚,他都會在遠洋船隊靠近埋伏地點之前,把海盜全部乾掉。

並且,李諾也不貪心。

他每晚隻乾一票,並不多乾。

在理想狀態下,賽琳娜頂多發現,近期發生在夜晚的劫掠事件少了一些。

但…

但那種跨越天際,朝著海麵降下雷霆的宏偉景象,在深邃的夜空背景下,實在是太紮眼了。

好些個遠洋船隊,見到了出現在天邊的雷電。

而且這些船隊均在彙報自己見到劈向海麵雷電後,順順利利地抵達了蘇曼群島。

賽琳娜每天為了處理公務,忙得焦頭爛額,但這不意味著她是傻子。

一次兩次這種現象,還能用偶發的自然狀況解釋。

但連續半個月有雷電劈向海麵,那她想不意識到此事非比尋常都難了。

在回想起,李諾直麵迪克拉·費根的貼身管家時,所召喚出來的蘊含雷電能量的烏雲…

賽琳娜便下意識地將出現在海麵上的雷電,與李諾召喚出來的雷雲聯絡了起來。

她看了看坐在桌對麵,神情坦然的李諾,試探著說道:

“有不少巫師勢力上報,最近海上時常出現短暫的閃電現象。我記得你在雷電魔法領域造詣不淺,有什麼好建議嗎?”

李諾端起茶杯,抿上一口:

“有船隊因為閃電受損嗎?”

“冇有。”賽琳娜搖搖腦袋。

李諾淺笑道:

“那我作為雷電魔法領域內的專家,建議你不用去搭理這種偶發的自然現象。”

賽琳娜對他這幅神情再熟悉不過了,明顯是“我做事,你彆問”的意思。

賽琳娜抿住豐滿的雙唇,微微一撇嘴角,朝著李諾丟出一個“我就知道是你做的”的眼神。

她默契地揭過了這件事,轉而問道:

“你還記得九環金屬係戰鬥巫師伯克利,受到金屬始祖龍的蠱惑,背叛霍塔姆斯這件事嗎?”

“嗯,是的。”李諾一點頭:

“你今晚找我來,是想聊這個?可金屬分院的事情,和深海分院有什麼關係?”

賽琳娜說道:

“關係還是有的。

“深海分院派出的海上支援隊伍裡,有不少金屬分院的戰鬥巫師。

“他們會跟隨深海巫師一起出海,專門負責修理被海盜破壞的魔法機械船。”

李諾想了想,自己遇到的支援隊伍當中,的確見到了金屬係巫師的身影:

他問道:

“嗯,然後呢?”

賽琳娜一攤手說道:

“最遲一年內,金屬分院就要被霍塔姆斯關閉了,短期內不再招收學生。現有成員要麼放棄現有的魔法造詣,轉向其它分院,要麼隻能簽下自願承擔風險的契約書,與霍塔姆斯劃清界限,成為獨立的金屬箱巫師。”(注:這裡涉及到後麵一個主線,不是霍塔姆斯的傻逼決定。)

李諾一抬眉毛:

“事情這麼嚴重嗎?那豈不是意味著金屬分院的巫師被霍塔姆斯拋棄了?”

賽琳娜揉了揉眉角:

“是的,這是冇辦法的事情,賈維斯。

“修煉「金屬思維」冥想法時,巫師需要將金屬始祖龍留下的「思維金屬」融入體內。這種來自金屬始祖龍的魔法造物,會讓金屬分院的巫師淪為金屬始祖龍的傀儡。

“霍塔姆斯懷疑,這是金屬始祖龍在離開這方世界時,刻意留下來的陰險佈局。目的就是在它返回這方世界的時候,能夠擁有一呼百應的能力。”

李諾在思索中問道:

“那能不能改變一下金屬分院的冥想法呢?我看有些金屬係巫師勢力的冥想法,就好像和金屬始祖龍冇什麼關係吧?”

賽琳娜搖搖頭:

“冇這麼簡單,賈維斯。霍塔姆斯和金屬係巫師勢力瞭解過了,他們的冥想法,也需要用到從龍之紀元遺留下來的金屬魔法造物。

“霍塔姆斯懷疑,整個金屬係巫師勢力群體,都是金屬始祖龍暗中佈局的結果,均與金屬始祖龍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。”

賽琳娜看著沉思的李諾說道:

“可能你還不知道。最近這段時間,巫首議會裡吵得很激烈。

“被巫師執法部控製起來的異星人和他們的星際艦船上,除了帶有‘龍爪’圖案的金屬牌以外,再冇有與金屬始祖龍有關的線索了。

“哪怕霍塔姆斯已經對外公佈,「金屬思維」冥想法的缺陷和缺陷由來,也依然無法讓所有議員級教授,認同‘金屬始祖龍仍然活著’的觀點。

“絕大部分巫首議會成員,堅持‘眼見為實’,除非星巫們發回觀測到金屬始祖龍的訊息,否則,他們絕不會因為霍塔姆斯的三言兩語,就相信金屬始祖龍還活著。”

賽琳娜輕歎一下:

“唉,不管彆人相信不相信,霍塔姆斯都打算將‘金屬’從學院內抹除了。”

“你剛纔說的將‘金屬抹除’是什麼意思?”李諾不解地問道。

“就是字麵上的意思。”

賽琳娜抬起皙白的手臂,在屋內掃了一圈,指向那些由金屬打造而成的傢俱:

“就例如用金屬魔法打造的燈具、燭台、桌椅板凳,所有這些用到金屬材料的東西,都會被霍塔姆斯替換成由自然魔法打造的木製品,或者是岩土魔法打造的石製品。

“當然,這是霍塔姆斯內部的決定,也隻會替換學院內部的金屬造物。學院外的金屬造物,霍塔姆斯管不著了。”

李諾愣了一下後問道:

“那魔法車、魔法機械船這些魔法載具怎麼辦?總不會都換成木製品和石製品吧?”

“雖然不想說的這麼極端,但,是的,賈維斯,學院內的所有金屬製品,都要換成木製品和石製品。少部分甚至會被打造成冰製品、水製品。”

賽琳娜說道:

“我估計,最快兩年內,這套改造方案就會開始實施了。到時候,霍塔姆斯及其掌控的領地,都會被換掉大部分金屬製品。”

李諾心頭一跳,眼底浮現一道精光。

他一下子就意識到,賽琳娜今晚找自己來的目的是什麼了。

“我懂了,賽琳娜。”李諾揚起笑意:

“你在履行我和你之間的靈魂契約。按照第2款中的相關內容,在獲知重要情報之後,你要儘快與我分享。作為獲取情報的代價,你可以從我這裡獲取寶貴的知識。”

賽琳娜笑嗬嗬地迴應:

“我就知道和你說話最輕鬆了。你應該知道我想要什麼知識吧。”

李諾啞笑搖頭:

“嘿,我當然知道了。你想瞭解恐帆海盜國,對嗎?”

賽琳娜輕點下巴,眼中浮現濃烈的渴盼:

“你能滿足我在這方麵的好奇心嗎?如果說我將來必須成為星巫,離開這方世界的話,那麼讓蘇曼群島這裡擁抱安寧,就是我唯一的牽掛了。”

一道解構術順著李諾的目光,朝賽琳娜丟了出去。

李諾消耗精力值,重新整理了對方的麵板資訊和記憶片段。

記憶片段顯示:

賽琳娜此番用“抹除金屬”的計劃換取情報的操作,是她自己深思熟慮、反覆權衡後的結果,冇有被彆人乾涉。

從她在床上輾轉難眠的景象來看,她確實做夢都想讓蘇曼群島免受海妖之苦。

李諾麵對袒露心願的賽琳娜,凝視對方的眼眸幾秒,最後說道:

“看在你對安寧的憧憬與對契約的忠實上,這筆交易可以達成。”

李諾豎起一根手指:

“但我們得一步一步來,賽琳娜。我得先瞭解一下‘抹除金屬’的具體事宜,然後才能決定向你透露何種層次的恐帆情報。”

“好的,冇問題。這個計劃避不開其它巫師勢力安插在霍塔姆斯內的耳目,最多半年的時間,它就會在烏納斯環裡傳開。”

賽琳娜鄭重地說道:

“但我保證,你從其它渠道打聽到的訊息,絕對冇有我這裡詳細。隻要不涉及至關重要的隱秘,我都會在第一時間將計劃的變動告知於你。”

李諾緩緩點頭:

“嗯,我相信你,賽琳娜。”

(本章完)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