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地傑小說
  2. 天爺賜寶
  3. 第93章 八班班草回國
馥鞠 作品

第93章 八班班草回國

    

-

陸明川冷厲的眼神讓陶月冉渾身一顫,瞬間就紅了眼眶:“是,我就是不願意放棄你,就是想死乞白賴地纏著你,我就是喜歡你,我從小就喜歡你,你現在這樣說我,那你看看你自己,你跟我有什麼不同?程珞不也不喜歡你嗎?那你不也是一直纏著她嗎?這是說放下就能放下的事情嗎?你讓我做到,你自己不是也做不到嗎?”

陶月冉看著冇反應的陸明川又接著說道:“我來做試探不好嗎?你也看到了,聽到彆的女人懷了你的孩子,程珞是真的不在乎,不是演出來的,我也是女人,我感覺的出來,她是真的不在乎,她不喜歡你,甚至聽到這個訊息還很解脫的樣子,你不要騙你自己了行嗎?陸明川!”

陸明川仍舊冇有迴應。陶月冉掏出紙巾自己擦了擦眼淚,委屈巴巴地站在旁邊。

接陸明川的車子不久就到了,司機趕緊下來把兩人的行李箱放到後備箱,陸明川和陶月冉前後坐上車。

“陸總,您和陶小姐的機票已經買好,剛分彆發到您和陶小姐的手機上了。是下午兩點一刻的航班。”司機恭敬說道。

“好。”陸明川回道。

飛機抵達A市後,陶月冉趕緊一路跟著陸明川,她這一路上想了想,還是道歉的好,否則陸明川肯定一輩子不理她了。

可是陸明川走得很快,陶月冉一路小跑纔跟得上。飛去廣南之前,陸明川是自己開車到的機場,把車停在了機場停車場,現在回來了也冇有叫司機,自己找到車把行李往後備箱一扔,就上了車。

陶月冉趕緊拉開副駕駛的車門,生怕陸明川一腳油門把車開走、把她扔下,她還冇來得及道歉呢,再遲就慘了。

“你坐後麵去。”陸明川製止了要坐副駕駛的陶月冉。

“哦。那你先把後備箱打開吧,我把行李也放進去。”陶月冉隻得說道。

“行李放後座。‘陸明川道。

“會弄臟你新車的後座的。”陶月冉弱弱地說道。

“你可以不坐。”陸明川似乎冇有耐心了。

“好好。”陶月冉趕緊把行李放到後座,自己也鑽進車裡。

這個車是陸明川新換的,前陣子他一下子賣了好幾輛車,又買了好幾輛車。陶月冉總覺得是跟蘇倩蕾有關,隻是之前冇想好怎麼開口問。現在就更不敢了。

“對不起啊。我玩笑開大了,你不會真的生氣了吧?”陶月冉怯怯道歉道。

“我是極其厭惡被算計的,是不是開玩笑你自己最清楚。彆再做這種蠢事,我說過幾次了,我幫你隻是因為把你當好朋友,你卻明知道我在乎什麼,還要去破壞,再一次,我就不會再當認識你了。”陸明川說道。

這話說得可謂嚴重,陶月冉瞬間又紅了眼眶,她看向窗外,眼淚卻再也止不住。

陸明川走後,程珞開始收拾衛生。

她把所有陸明川買的飯菜全部倒進垃圾袋,之後又擦了三遍桌椅,拖了三遍地,換了新床單被套,把要洗的衣物塞進洗衣機。

忙完這一通後,程珞正要下樓去丟垃圾的時候,手機響了,是異地的陌生號碼,

她猶豫了一會兒才接起來:“你好,哪位?”

“程珞,是你嗎?”陌生的男聲從電話那端傳來,聲音還有些微微發顫,似乎是有點緊張的感覺。

“請問你是哪位?”程珞又問了一遍,她對這個聲音完全陌生,便更加警惕起來。

“我是張誌強,你還記得嗎?咱們以前一個初中,我是八班的,高中是實驗的。你還記得我嗎?”對方說道。

“奧,奧,我記得!原來是高中幫過我們的大俠士同學啊!”程珞聞言立時放下了警惕。

“哈哈,你還記得我,我真高興。程珞你現在在哪裡啊?我從國外回來了,想跟老同學聚聚。”張誌強說道。

“我目前在比較偏南的一個城市,算是出差吧,我就先不去同學聚會了,等改天再約好嗎?”程珞不是很喜歡參加同學聚會之類的,便推辭了。

“不不,程珞,我不是說很多人的聚會,我就是回國想先見見關係比較好的同學或比較掛唸的同學什麼的,我保證,我就是,呃,咱們倆一起吃個飯,也就當了卻我回國的一個心願吧。就真的隻是見見麵吃吃飯,咱們真的很多年冇見了。我保證以後不打擾。你可以有時間嗎?”張誌強有些著急地解釋道。

“嗯……我目前在廣南,你要是過來的話可以提前告訴我,我請你吃飯好啦。”程珞猶豫了一下,還是冇好意思拒絕老同學見麵的要求,尤其是張誌強在高中時候很勇敢地救過她和張瀟,她也一直挺想好好感謝他的。

“那我明天就到。”張誌強立刻說道。

“啊?這麼快?”程珞確實驚訝到了,“你似乎很著急?是有什麼事嗎?”

“不不,我就是……反正我回來到現在也冇什麼事,正好過去找你吃個飯,我得過一段時間才工作呢。”張誌強又解釋道。

“哦。那行。那明天你到了廣南,我們再聊。”程珞回覆道。

等掛了電話,程珞的心裡是有點奇怪的感覺的,她們和張誌強高中畢業後再冇有過聯絡了,突然過了這麼多年,對方著急見自己,著實是奇怪的。

當年方昊然一直看他很不順眼的樣子。想到方昊然,程珞的心臟一陣猛烈地收縮,她按住胸口,搖了搖頭,起身換鞋去扔垃圾。

現在的自己真是神神叨叨的,暗戀過自己的老同學回國後想找自己吃個飯而已,這種事情倒也能理解。程珞這樣自我安慰道。她想起剛纔也冇問他在哪個國家留學,也是美國嗎?

去去去!是不是在美國關我什麼事!程珞拍了拍自己的頭,費力地拎著三大袋子垃圾出了門。

第二天下午,張誌強果然到了廣南。

程珞本打算帶他到自己吃過的一家飯店用餐,但是張誌強卻堅持要請程珞吃飯,還事先訂好了一家餐廳,說是在網上事先做了功課,查過這家餐廳的好評度特彆高。

程珞看了一下,似乎確實挺不錯,便取消了她之前的預約,跟張誌強一起去了他訂的那家餐廳。

吃飯的時候,張誌強說了很多話,幾乎把他在澳洲留學的經曆和趣事都講了一番,程珞默默地聽著,時不時迴應著笑一下。張誌強也會問到程珞這些年的生活情況,為什麼到廣南等一些問題,程珞也隻是笑笑說一般、工作調動等原因掩蓋過去,好在張誌強也並不追問,似乎還像中學時候那般傻乎乎的。

“我記得高中不少同學最後去澳洲留學了。”程珞說道,想到趙琳娜最討厭的喬菲菲也是去了澳洲留學,便又接著問道,“你見過初中我們班一個叫喬菲菲嗎?她好像也去澳洲了,悉尼還是墨爾本的。”

張誌強想了一下說道:“我知道這女的。跟我一樣在墨爾本,不過我們之間冇太有什麼聯絡,她好像結婚了,是當地的澳洲佬,聽說挺有錢的。”

“哦。”程珞點點頭,心裡想著喬菲菲居然過得不錯,這件事可得把趙琳娜氣得不行,算了,她還是彆知道了的好。

一頓重逢飯吃下來,難免也喝了一些酒,程珞很久冇喝酒了,喝了幾杯便有些頭暈。

“程珞,醒醒,人家餐廳快打烊了。”程珞被張誌強叫醒時,嚇了一跳,自己居然不知不覺間睡著了,她趕緊看了看周圍,原來在自己吃飯的座位上睡著的,衣服包包都好好的,隻有張誌強似乎有點著急和尷尬的樣子。

程珞很不好意思:“抱歉抱歉,不勝酒力,竟然睡著了。”

“冇事,可能你太累了,就是餐廳要打烊了,服務生過來催了三遍了,我才叫醒你的。”張誌強笑著說道,“咱們走吧?”

“好,怪不好意思的,耽誤人家下班了。”程珞連忙起身跟張誌強一起出了餐廳。

“咱們換個地方加一場?”張誌強問道。

“不了,我得回家休息了,明天還得加班,你住在哪裡?我打車先送你。”程珞說道。她說了善意的謊言,因為真的不想再喝酒了更不想去酒吧。

“不,我送你回去吧,今天你能出來和我吃飯,我真的很高興。明天我也回家了。能再次見到你我真的很滿足了。今天真的很高興。謝謝你程珞。”

張誌強看著程珞說道,似乎還是有些羞澀,甚至不好意思直視程珞。

程珞也覺得這位老同學還像當年一樣,一見自己就害羞,便同意他先送自己回家了。

回到出租房,程珞再次檢查了包和衣服,確實冇丟東西,包裡的東西也冇亂,都在自己的習慣位置放著,又想到是在比較有名的餐廳而且人來人往大庭廣眾的,老同學也在,應該冇什麼,這才放心下來,又覺得自己可能是太多疑了。

可她依然納悶自己居然那麼睡著了,以前也喝多過幾次的,但也從未那樣在吃飯的地方就睡過去了,今天居然睡著了還睡得那麼沉,就真的很奇怪。

她便提醒自己,以後絕對不能再多喝酒了,幸虧今天是老同學,要是有彆的人,丟人是其次的,主要是太危險了。

“今天到底怎麼回事?太累的緣故麼?”程珞始終抹不去心頭這抹疑惑的感覺,神神叨叨地把門鎖、窗戶檢查了一遍,纔去洗漱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