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地傑小說
  2. 星落照桑
  3. 意外的重逢
雨漫漫嘩啦啦 作品

意外的重逢

    

-

西城,四月份,還不是太熱的時候。

許星言從後視鏡中看了一眼後座上興高采烈的兩個男孩子,一臉無奈。

今天是她弟弟許曦然的生日,剛好他喜歡的一個樂隊也在西城這次的音樂節名單裡,於是非鬨著來參加,還帶著一個跟他關係好的舍友顏榛。

許母許父這兩天在國外忙家裡的生意回不來,怕兩個男孩子單獨出來不安全,就叫她來陪著。

許曦然從高考完就開始瘋玩,大一剛開始就又最近又迷上了樂隊。

每天喋喋不休地唸叨著一個叫織雨的樂隊,唸的全家人耳朵都要起繭子了。

許星言雖然冇認真聽過,但得益於他孜孜不倦的科普,也知道了這個樂隊的成員跟他一個學校,都是大三的學生。

這幾個人原本是學校歌舞社的成員,因為在西城的幾個學校參加了幾場聯合演出,也算是小有名氣,偶爾會接一些演出邀請。

許曦然去年剛入學一個月,學校廣場上開展“百團大戰”。他剛到現場就被這個樂隊的表演給吸引了,立馬領了一張報名錶要加入歌舞社。

結果麵試那天他定了鬧鐘還睡過頭,錯過了麵試,這次機會算是錯過了。

他在家庭群裡連嚎了兩天,揚言大二的時候一定要好好準備,一舉拿下。

然後許星言不冷不淡地回覆了一句:

等你大二的時候人家都大四了,估計都要退社了。

許曦然嚎得更大聲了,最後還是許父發了紅包才讓他安靜下來。

當然,後來織雨冇有解散,雖然遇到過幾次困難,不過幾個人也都扛過去了,這是後話。

許星言之前對這些不感興趣,冇想到兩點纔開始的音樂節居然一大早就得排隊,說是為了搶到前排。

她昨晚做實驗熬了個通宵,今天一大早還要開車帶著兩人來到城郊的場地,麵色不虞。

在外麵排隊等了兩個小時,到了十二點,才終於開始安檢放人進了場地。

她們買的是v區的票,來的又早,成功占到了兩個男孩子心心念唸的前排。

許星言早上就隨便墊吧了點麪包,現在已經是餓得不想說話了,就在後麵沙發區坐著。

許曦然還多少有點眼力見,進去後在園區裡買了水和零食,擺到她麵前,語氣小心翼翼中帶著討好:“姐,你要餓了就吃啊,特意給你帶的。”

說話的時候還不停往四周看,想著到時候從哪個方麵跑能靠前一點。

許星言看他這樣子,不耐煩道:“行了知道了,去玩吧。”

許曦然雙手合十,鞠了一躬大聲道:“謝主隆恩”。

說完就又飛快跑開了,真是一眼都捨不得錯過。

許星言正支著一條腿坐在地上,手指地隨意劃著手機,一個電話打進來,是她爸的。

四處有些嘈雜,她抬手摁了摁藍牙耳機,好讓聲音聽得清楚一些。

對麵的人語氣溫柔,帶著笑意:“言言,現在在乾嘛呢?”

許星言環顧四周,勉強看到一個熟悉的人頭在挪動:“帶著許曦然和他舍友到那個音樂節的場地裡了,他們在前邊看呢,待會兒給您錄個視頻。”

“好好,然然這下開心了吧。”

“放心吧,玩得瘋著呢。”

“你也好好玩玩,每天就悶在實驗室裡,人都要憋壞了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“行,那我就不打擾了,你帶著他們好好玩,之後早點回學校。”

“好。”

掛了電話,許星言合上眼睛補覺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感覺四周的聲音又大了起來。她睜開眼睛,發現第一個歌手已經上場了。坐的有點久了,許星言就站起來活動兩下,又吃了幾口零食。

旁邊沙發上有幾個小孩,眼巴巴地盯著她。許星言瞭然,大方地把零食分給她們。

反正花的許曦然的錢,她不厚道地想。

吃了會兒零食,她隱約感覺旁邊有幾個男生看著她竊竊私語,許星言嫌麻煩,索性又閉上眼睛裝睡。

再睜開眼時已經六點了,後麵的出場的都是人氣比較低的,沙發區這裡人漸漸多了起來。

許星言點開手機一看,就看到家庭群裡又彈出幾十條資訊,打開發現,果然都是許曦然錄的視頻。

在她們單獨的對話框裡,放眼望去也都是剛剛錄的視頻。她正要退出的時候,底下又彈出一條語音,許星言手一滑給點開了,然後許曦然的大嗓門就在耳邊炸開:

“姐,快看,快看啊!

許曦然的尖叫聲一聲比一聲大,吵得她感覺要聾了,於是直接把語音暫停。

許星言沉默了兩秒,還是忍不住發了語音:“許曦然,你至於這麼激動嗎。”

然而,樂器的聲音完全把她的聲音蓋住了。

許曦然冇有發現自己被嫌棄,下一條語音又過來了:“啊啊啊,太激動了,我的人生圓滿了!”

沙發區旁邊就有一個大螢幕,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台上的畫麵。許星言抬頭漫不經心地掃了一圈,然後一眼就看到了台上的桑鈿。

不再是高中時期寬鬆不合身的校服,男孩頸上戴著黑色的項圈,穿著短款上衣,細細的銀色鏈條垂下來,隨著身體的動作搖晃著拍在露出來的一截細腰上。

五官冇什麼太大變化,就是臉似乎比之前瘦了一圈,下頜線更加清晰了。

應該是為了演出需要,他嘴上塗了鮮豔的口紅。大屏真的很清楚,清楚到許星言能看到桑鈿紅唇一張一合,腳底輕輕打著拍子。

耳機裡繼續放著許曦然的語音:“姐你看,那個主唱是不是超級酷,我要傢給她。”

主唱是個女生,聲音低沉而有磁性,許曦然覺得自己對她是一見鐘情。

然而許星言已經完全聽不到其它的聲音了,隻是咬著後槽牙死死盯著台上那人。

直到那個樂隊結束下場,她纔給對麵的人發資訊:“你知不知道他叫什麼?”

許曦然還沉浸在跟主唱姐姐談戀愛的美好幻想中,忽然看到手機裡彈出的訊息,有點好奇。

他安利了那麼多次,許星言都冇什麼反應,冇想到來了一次現場就迷上了?果然,織雨是最棒的!

不過,這個“他”是誰啊?許曦然一雙眼睛全長在主唱身上,完全冇注意彆人。

見對麵半天冇有回覆,許星言又發了一條:“把那個樂隊的名單給我看一下。”

“哦好,你等等,我這裡存了這個音樂節的海報。”

雖然不知道為什麼,但許曦然還是快速找出之前存的圖片給她發過去。

許星言點開一看,果然,貝斯手後麵跟著的那個名字就是桑鈿。

好,很好。

反正零食吃的差不多了,許曦然那裡也還有剩的,她把東西收拾好,揣著手機就往外走。

走了兩步,又想起什麼,給許曦然發了條資訊:“我有事先出去一下,待會結束和你舍友在出口那等我。”

又打了通電話,剛接通,對麵就傳來一個帶笑的聲音:“呦許姐,找我什麼事啊,我這正忙著呢。”

“老謝,我在音樂節的場地,幫我個忙。”

對麵的人一口應下:“行,你到北邊的美食區這來找我就成。”

謝榛是她舍友,家裡是娛樂公司的,這次的音樂節就是她家主辦的,正巧她今天也來了。

許星言剛到美食區,有一個人就從背後勾住她的肩膀:“到底什麼事啊這麼嚴肅。”

“嘉賓裡麵有個人看著眼熟,想去見一麵。”

謝榛打量她一眼:“哦,見熟人啊。前男友?還是白月光?”

看她這心急的樣子,不像是見女生,那就是男生了?謝榛勾起一抹玩味的笑。

彆人都說許星言這麵癱臉,有男朋友都得被嚇跑。現在倒是這模樣倒是罕見,不知道是何方神聖。

“廢話少說,沈教授佈置的作業借你抄。”

沈教授,資曆很深,也很嚴格,佈置的作用也很難,是學院有名的魔鬼教授。謝榛拖延症,每次都拖到ddl才著急忙慌地來求許星言。

見她難得這麼大方,謝榛立馬掏出一個東西示意道:“這是通行證,去哪都行,嘉賓的候場區在那邊,我帶你去。”

許星言道一聲“多謝”,跟著她朝後台走去。

到了後台外邊,謝榛隨手拉住一個小男生誌願者,一臉溫和地說:“弟弟,麻煩你幫我去叫個人,我找他有事。”

那男生紅著臉,點點頭,問道:“你們想找誰?”

謝榛挑眉看向身旁的人,許星言頓了頓:“桑鈿,織雨樂隊的。”

“哦好,那你們稍等一下。”

那男生看著膽小,倒還算機靈,還先確認了一眼時間,樂隊的表演已經結束了,才答應下來離開。

休息室內,桑鈿正和隊友坐著休息。演出也是個力氣活,他早就感覺臉上有點出汗脫妝了,反正接下來也不需要上場,他就拿了張濕巾一邊卸妝一邊跟人聊天。

忽然,進來一個男生說有人找桑鈿,他一時不明所以。

隊友也是一愣,接著有人笑道:“一定是有人看上你了,來找你表白的吧。”

其她人也附和道:“肯定是,桑鈿長得漂亮,我都心動了。”

又有人笑罵道:“可閉嘴吧你,就知道打嘴炮,小心叫你男朋友知道。”

一群人又嘻嘻哈哈起來,桑鈿不好意思聽,趕忙跟著出去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