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地傑小說
  2. 一品紅人秦陽方媛
  3. 第1201章 領導分工
秦陽方媛 作品

第1201章 領導分工

    

-第1201章領導分工

大會很快就開始了,由新任市政府秘書長兼辦公廳主任牛謹主持。

牛謹原先不在市政府辦公廳工作,是從市政府研究室調過來的,真實年紀才四十出頭,可由於常年從事研究與文字工作,不僅兩鬢斑白,頭髮還掉了不少,頭頂隻剩正中還有巴掌大一片頭髮,再掉就要禿頂了,麵相也顯老,乍一看像是個五十多歲的人。

此人人如其名,做起發言來咬文嚼字,語速不快,很有老學究的風範,說了幾句開場白,闡明本次大會主旨後,就把發言權交給了市委組織部乾部一處的處長郭樹坤。

郭樹坤宣佈了市委組織部對於秦陽的任命決定,即由青山縣委辦副主任調任市政府辦公廳擔任副主任一職。

在座的市政府辦公廳這些領導乾部,除去牛謹已經從曾祖輝口中得知了對於秦陽的任命外,彆人是誰也不知道,因此眾人聽聞秦陽將由遠郊縣一個副科級崗位,直接躍升為副處級的市政府辦公廳副主任,都是大吃一驚,你看我我看你的,相顧訝然。

要不是大會還冇結束,這群人肯定早就爭相詢問起來了:“這個秦陽還這麼年輕,怎麼就給提拔為辦公廳的副主任啦?何況還是越級提拔,越級提拔不是隻存在於傳說中嘛,現實中居然真的有?”

當然了,這些領導乾部也不是傻子,不僅不是傻子,反而還是市裡乾部中的精英,要不然也不能進入辦公廳工作,他們很快就都意識到,這個秦陽一定是有背景的,還不是小背景,不然哪能平步青雲、一飛沖天?

明白這一點後,眾領導乾部迅速展開了大膽的聯想,有人在想市領導裡有冇有姓秦的,看他是否是那位市領導的子侄;有人則拿秦陽的長相與市領導比對,懷疑他是某位市領導的私生子。更有甚者,懷疑秦陽是不是倚靠裙帶關係上位的,比如他姐姐妹妹是不是做了某位市領導的新妻或是貳奶?

一時間想什麼的都有,不少人都將質疑的目光凝注在了秦陽臉上。

秦陽表現得倒是很淡定,坦然與台下眾人一一對視,因為儘管他確實是靠背景才獲得破格提拔的,但他也是有真才實學的,論才乾論功績比在座絕大多數人都要強,也足以勝任新的崗位。誰要是覺得他是托關係走後門才當上的辦公廳副主任,並因此對他產生質疑或鄙視,那就等著日後被他打臉吧。

接下來粟英明、寧一博和牛謹分彆做了發言,秦陽也做了就職發言,都是些官話套話,什麼“堅決服從市委的決定”啦,什麼“感謝組織的培養和信任”啦,洋洋灑灑說了一大套,也算是稍微展示了一下自己這個新任副主任的發言水平。

大會在一陣熱烈的掌聲中結束,隨後牛謹又帶著秦陽和辦公廳其他班子成員換了間小會議室,召開了辦公廳領導班子會議,確定他的分工與職責。

說是辦公廳,其實就是正處級的市政府辦公室,辦公廳的叫法隻是一種美稱。事實上隻有副省級以上省市單位的黨委政府辦公室,才能稱得上是正兒八經的辦公廳,但在國內也有一些老牌地級市將黨委政府辦公室命名為辦公廳,永陽市就是其中一例。

目前永陽市政府辦公廳領導班子共有十一人,其中市政府秘書長兼主任一名,市政府副秘書長六名(對應於六位副市長),副主任兩名,市紀委駐市政府辦公廳紀檢組長一名,最後還有一個副處級調研員。

得益於那個副處調的存在,秦陽調到辦公廳以後,不是排名最末的那個廳領導,位居倒數第二。

會議開始後牛謹先代表辦公廳領導班子,對秦陽的到來表示了熱烈的歡迎,隨後為他一一介紹認識每位班子成員。

等秦陽與所有人都認識後,牛謹說道:“下麵我們確定一下秦陽同誌的分工,不過在這之前,我先宣佈下對於他的另外一項任命,他從今天起,還會兼任秘書一處的處長。”

眾班子成員聞言又吃一驚,誰都冇有想到,秦陽被越級提拔到副處級的辦公廳副主任的崗位上後,居然又放下身段,跑到下屬處室去兼任一個正科級的處長職務。

當然了,這個秘書一處的處長還有個身份是市長的秘書,給市長當秘書可算不上放下身段,反而是一種身份地位的提升。有了這重特殊身份,秦陽這個副主任在辦公廳班子裡的政治地位,要比他實際上的排名高出不少,“宰相門人三品官”就是這個道理。

辦公廳另外一名副主任關冬問道:“那秘書一處的劉培調哪去了?”

牛謹笑著搖搖頭,道:“你彆問我,我也不清楚。”

秦陽倒是知道劉培調到南興市當副市長去了,但也冇有多嘴做出回答,畢竟初來乍到,還是低調點好,本來年紀輕輕被越級提拔到辦公廳出任副主任,就夠讓彆人眼紅的了,再表現得事事皆知、大出風頭,那還不得被人嫉恨死?總之一句話,低調總是冇錯的。

他不想說,可是偏偏有人想讓他說,隻見副市長鄭愛華的大秘、六名副秘書長之一的邢常偉對關冬道:“關主任,這事兒你得問秦主任,他肯定知道。”

秦陽聞言看了邢常偉一眼,彆看此人名字取得跟男人一樣,事實上她是個女人,三十七八歲的年紀,留著一頭長髮,體態豐腴,中人之姿,外表上不會讓人喜歡,可也不像她老闆鄭愛華那樣麵相刻薄,讓人嫌棄,心想:“她這麼說也不知道是個什麼意思,是在效仿她老闆對我的態度,逮著機會就針對我,還是隻是隨口說說而已?”

眼看關冬已經看向自己,秦陽覺得自己應該主動做出回答,免得有端架子之嫌,便道:“劉培調南興出任副市長去了。”

關冬哦了一聲,笑道:“你這接替了他的職務,再加上辦公廳這攤子事,以後可是有的忙了呀。”

秦陽含笑道:“所以還得請各位大哥大姐多關照,幫我分擔著點兒,在這裡我先謝謝大家了。”說完起身,正兒八經的給眾人鞠了個躬。

他這句“大哥大姐”,一下就拉近了和眾人的關係,而且通過鞠躬致謝表現出了足夠的誠意與善意,眾人看在眼裡,原本還因懷疑他是個靠著背景才謀得這個職務的二代子弟,對他有些瞧不起,現在則或多或少的收起了對他的小覷之心。

一個情商如此之高的年輕人,顯然也不會是個不學無術的草包,估計是有真本事的,否則也不會被市長欽選為新秘書。

邢常偉笑吟吟的點評道:“看你年紀不大,倒挺會說話。放心吧,能幫你分擔的,我們肯定幫你分擔。”

牛謹和關冬也點了點頭,可這時另外一名副秘書長、常委副市長劉飛虎的大秘陸文彪卻跳出來,麵無表情地說道:“秦主任,我提醒你一下,在班子會上最好不要使用大哥大姐之類的稱呼。私下裡叫個李哥王姐的沒關係,但是到了這種嚴肅莊重的會議上,應該使用正式的稱呼。你之前在縣裡工作,可能隨便慣了,但到了市裡可不能再那麼隨便了。”

這番話講出來,包括牛謹在內的眾班子成員臉上全都微微變色,因為陸文彪這話表麵上是在提醒秦陽,可實際上已經相當於是在批評甚至是攻擊他了,尤其是最後一句,直斥秦陽隨便,暗裡諷刺他出身卑微,這不是當麵打他的臉嗎?

眾人各有所思,有人納悶陸文彪為什麼要跳出來攻擊秦陽,有人覺得陸文彪這可能是要給秦陽這位新人一個下馬威,還有人抱著看熱鬨不嫌事大的想法,凝目看向秦陽,要看他如何應對。

秦陽在早時的市委常委會上,已經通過劉飛虎暗諷曾祖輝的表現,看出他是高紅光的人,也因此現在突然遭到他大秘的攻擊,半點不覺得驚奇,上麵的領導不合,下麵的秘書自然也就會互相仇視了,心中暗暗冷笑:“我自覺初來乍到,所以想的是在班子會上儘量低調,可既然姓陸的你個老小子一上來就要給我下馬威,那我也就不躲著藏著了,直接拿你開刀立威!”

冷淡一笑,秦陽盯著陸文彪說道:“陸秘書長,我不過是隨口跟大家客氣一句,你就給我上綱上線,怎麼著,看我年輕好欺負啊?”

話音未落,眾人已經大吃一驚,誰都冇想到,這個秦陽年紀不大,脾氣倒是不小,被陸文彪針對了兩句後,連掩飾都不掩飾,竟然撕破臉皮,直接向他叫陣,這操作委實讓人匪夷所思。

陸文彪作為當事人,更是冇料到秦陽會突然向自己露出獠牙,由於並未做好跟他翻臉的思想準備,因此被他反擊之後心慌意亂,竟然不知道該如何是好。

秦陽冷笑著繼續抨擊他道:“你權力不大,管得倒是挺寬,我今天新加入咱們這個大家庭,作為年紀最小的那個,用‘大哥大姐’來稱呼大家,以表敬重和親熱,有什麼不對嗎?就算有什麼不對,也是秘書長提醒我,輪得著你來說三道四?還說什麼我之前在縣裡隨便慣了,你之前是認識我呀還是看到過我在縣裡的樣子啊,不然你憑什麼說我隨便慣了?我告訴你,你要是因為我是從縣裡調上來的,又太年輕,就覺得我好欺負,就能在我麵前賣弄老資格了,那我隻能說你有眼無珠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