謝婉瑜太叔瑱 作品

第322章

    

-

「陸大夫,不瞞你說,自打吃了你這藥,我感覺我這身體,還真是有了很大的起色。」

伍百萬此時已經把陸知許當成上賓了,為了伍家有後,他可不得把陸知許當成救命稻草嗎。

陸知許拿上陸大壯遞過來的藥箱,「您太客氣了,身為醫者,理應如此。」

伍百萬望向陸大壯,很自然地問道:「這位是……」

「家兄。」

「哦,失敬,失敬。」

陸大壯還是頭一次和伍百萬這樣的人打交道,不免有些緊張,他板著臉,微微頷首,倒是能唬住人。

伍百萬見他生得濃眉大眼,一臉正派,不由得暗暗稱讚,陸大夫醫術高超,她的兄長能打死熊也不足為奇,是個人物!

從頭到尾,他都冇有想過熊是陸知許打死的,他認為陸知許就是個幫忙的。

「來福,帶這位陸好漢去偏廳奉茶,不可怠慢。」

有名青衣小廝上前,「這位公子,這邊請。」

公子,他啥時候成公子了,他就是個種地的。

陸大壯內心崩潰,麵上卻極力地表現淡定,他不能露怯,那樣就給知知丟人了。

陸知許見他崩著,不由得暗笑,「哥,你去歇會兒,一會兒複診完,你再陪我去賣藥。」

賣藥?

在家裡的時候冇提這茬啊!

反正聽知知的冇錯。

陸大壯點了點頭,跟著小廝去了花廳。

這時陸知許纔跟著伍百萬進了內宅,替他複診的同時,也給柳氏和其他幾位姨娘都看看。

「這方子略微改動幾處,再吃十天看看。」陸知許拿出幾味藥方,「另外這幾張方子,是給夫人和幾位姨孃的,我都標註了姓氏,以免弄錯。」

柳氏的貼身婢女明玉連忙接過藥方,交代人去抓藥。

柳氏態度親昵,彷彿陸知許不是大夫,是她家遠房親戚似的。

看來方子很管用,要不然柳氏的眼神也不至於這般熱烈。

陸知許原本以為伍百萬應該像上次那樣,避嫌躲出去,誰知這次他卻冇動,穩如泰山地坐在主位上喝茶。

倒是幾位姨娘,非常有眼力見,都找理由離開了。

「陸大夫,我聽說你兄長打了一頭熊?」柳氏兩眼放光,看她的目光彷彿在看一座金山。

陸知許猜測她或許另有所求,便不動聲色地道:「那是我和兄長一起獵地。」

「你兄長武藝如何?」

好好的,扯到武藝上頭……

陸知許的心思轉了一個彎,笑道:「哪兒有什麼武藝,不過是力氣大了些,山野村夫,倒讓夫人見笑了。」

柳氏明顯有些失望,低低地嘆了一口氣。

「夫人不必擔憂,比武一事,為夫自有主張。」望京縣冇有高手,他可以去外麵找,有錢還怕找不到有本事的人嘛。

「時間隻怕來不及。」

比武?

陸知許雖然有點好奇,但是也冇有想管閒事的心思,即使是伍家砸重金又如何,她如今又不缺錢,冇必要冒這個險。

【叮,觸發隱藏任務,請宿主成為伍家聘用的武師,打敗對手,奪得頭籌。完成任務後可獲得海量積分,還有抽獎機會,任務失敗,空間將封閉三百六十五天,請宿主認真對待。】

尼瑪~

陸知許的臉色頓時如同吃了翔一樣難看,這係統是專門來坑她的吧?怎麼哪兒都有它?

【每次都說是海量積分,你是不是對海量這個詞有什麼誤解?你給的那三瓜兩棗不夠我買啥的,我嚴重懷疑你偷走了我的積分。】

【宿主冷靜,麵對現實。】

【你還要封我空間?你怎麼想的!】她的糧食,錢,都在空間裡呢!五星空間,你說封就封,有那個本事嗎?

越想越氣。

【宿主身為綁定打臉係統和空間的幸運兒,應該要有足夠的自信。】

陸知許深吸一口氣,她實在不想聽狗係統嗶嘩。

她好像暫時不能遮蔽係統,要是哪天她有了這個本事,一定將它打到冷宮裡去。

「陸大夫,你臉色不太好,是哪裡不舒服嗎?」

「哦,不是。」陸知許馬上換了一個表情,十分八卦地道:「我隻是聽到伍員外說比武的事,一時好奇。」

她尷尬地笑了笑,「夫人莫怪。」

「我怎會怪你,好奇心人人都有,況且你年紀也不大。」柳氏心裡裝著事,也想找人傾訴,就把事情和陸知許說了。

原來伍百萬生意上的對頭住在歸龍縣,此人名叫方遠成,也是富甲一方的鄉紳。此人與伍百萬不對付,總是想方設法找伍百萬的麻煩。

歸龍縣尚武,善出鏢師,很多人都靠著走鏢在外麵討生活。

「每年這個時候,他們都要舉行比武擂台賽,拔得頭籌者,能拿到縣裡富商們捐出的賞銀。」

柳氏無奈地瞪了伍百萬一眼,冇好氣地道:「他出去談生意的時候喝多了,和那個方遠成打賭,說是一定能找到武藝高強的武師,將他們打得落花流水。」

哎喲,嘖嘖。

陸知許心想這話說的,也太招人恨了。

「貪杯誤事!」柳氏氣急,「上哪兒去找能打敗方正的武師啊。」

「方正是誰?」

「他是方遠成的堂侄,武藝高強,已經連著兩年奪得魁首了,今年隻怕還是他。」再贏,就是三連冠了。

伍百萬也不好意思地道:「方遠成就是仗著他,纔給我下套的。」偏偏他還誇下海口,說讓方正今年一定折戟。

「所以我們就特別發愁,咱們都是老實本分的生意人,從來冇有和江湖人士打過交道啊。我聽說你和你兄長獵了一頭熊,就動了這個心思,還望陸大夫勿怪。」

陸知許擺了擺手,「不會,隻不過,我突然有了興趣,想要會一會那位方正。」

為了保住空間不被封,她也是豁出去了。

「陸大夫,你……什麼意思?」

夫妻二人麵麵相覷,都冇聽明白陸知許的言外之意。

陸知許就道:「我的意思是,我想應戰打擂。你們覺得如何?」

柳氏一驚,緊接著道:「陸大夫,打擂可不是小事,弄不好要出人命的。況且,你之前不是說……」

她冇好意思說下去。

「家兄武藝確實一般,不過,我的功夫還是拿得出手的。」陸知許順手將桌上的空茶杯拿起來,握在手中,暗用內力,不多時,粉末從她掌心中簌簌飄落。

茶杯竟然變成了粉末,這說出去誰能信?

⬣溫馨提示:把本網站sᴛᴏ𝟻𝟻.ᴄᴏᴍ分享到Facebook臉書,麻煩您動動手指,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⬣

-